欢迎光临Kage Restaurant

不爱看就滚,别关注了再取关点赞又取消。十八线写手,二十五线写词人;J家路人粉。博爱,喜欢谁就是铁了心喜欢谁,别来扯有的没的唧唧歪歪;永远的偶像榜样女神李宇春,八年shi玉米,我爱李宇春一辈子;男神Benedict Cumberbatch,木村拓哉和黄子华,每到冬天掉一次欧美圈;极度玻璃心,三商奇低;比起红心蓝手更爱评论;社畜;极度虚荣,易恼羞成怒,自卑,求评论。

想写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


而且最好是特工间谍梗

我每到天气骤凉的日子都很容易崩溃,这是常态;久而久之到一种已经习惯了、和这种崩溃达成友好共识的地步,它悄悄来又悄悄走,我也只是抬眼看看它而已。


这天,我感觉到不对劲,抬头时他已经在我身边了。


“天要凉了。”我走到衣柜前,翻出大衣和围巾。


忘了说,我讨厌夏天,天凉好个秋和阴郁情绪的来临让我迷恋,甚至到有种病态的地步——最好是剧烈的痛,越痛越好。


“你就这么想我来吗?”他嫌弃地瞥了我一眼,坐在那为这些时刻准备的橙色单人沙发上——娇小的身子蜷起来,像一只猫。


我没回答他,翻出去年冬天来不及送给他的红色围巾,挂在他脖子上。


“多穿点,穿这么单薄容易着凉。”


他...

“杀掉那个人。”


丸子拿枪的手微微发抖。


“你是为了国家——”


丸子的呼吸困难。


“为了国民的利益——”


丸子闭上了眼睛。


“还为了我们。”


丸子扣动了扳机。


然后,一双冰冷的手握住了丸子颤抖的手。


“做得很好。辛苦了。”

锦子发誓她此刻没在做梦——因为对方的血滋了她一脸。她感觉到脸上的液体慢慢往下淌,从暖变冷。


然后,她看向离自己仅有一步远的安子——安子的手里紧握的螺丝起子正滴答滴答往下滴血。


“抱歉,吓到你了。”安子说,她回头看着锦子,满脸血污没挡住她纯真却带着歉意的笑容。


安子话音刚落,门口传来杂乱的脚步声。她扔下手里的武器,捡起了地上的手枪,熟练地完成一系列准备工作。


“抱歉把你卷进来了,但是要跟我一起成为间谍吗?”

想哭

Tui。:

暂时回归普通生活的阿毛

お誕生日おめでど

分了

后来又陆续有了新人

新人变成旧人

旧人又再分

现在一个人

手癌倩:

分了
从泰国到韩国
我跟现在的男友很幸福😚

神婆你丫:

遥想丙申年三月十七
写男生X我的你们
都分手了么

我的神

他回他的奥林匹斯山去了

从此我只能被困山脚

不能逃

没有光

也没办法看向他

以后的人生里我们都将相爱

但现在不得不分开了